绝望拘禁

【绝望拘禁】第20回:打屁股不是惩罚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hmhjhc 本章:【绝望拘禁】第20回:打屁股不是惩罚

    《绝望拘禁》。

    第20回:打屁股不是惩罚。

    在这个疯狂的周末,我不停的告诉自己:我可以控制一切。

    但是,我又常常有一种无力感。就好比昨天晚上,闯进这1703室时,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小萝莉,我就手忙脚乱;甚至就好比,昨天淫玩璐璐,逼迫她陪我洗澡时,一个我不会操作的花洒,都会让我尴尬万分,甚至有想拔腿就跑的冲动……。

    我知道,娇嫩的肉体、精致的内衣、舒适的卧室、高档的花洒、璐璐的贞操,还有……我原本在意淫的梦境都中不曾遐想的一个混血幼女的美妙身体,我不配拥有这仿佛仙境一般的美好世界。当然了,我只是努力让一切尽可能的按照我的构想和轨迹来运行,特别是当我已经开始疯狂,甚至将生死至于度外时。

    但是,我又一次失败了……我实在无法抵御这超乎想象之外的诱惑。

    当小艾撩起自己的T 恤衣摆,把她那小女孩穿的白色连袜裤包裹的,两条纤细挺拔的玉腿,以及只有我的巴掌大小的小股包“撅”到我的面前,求我,求我打她屁股惩罚她时,我就知道,我又要失控了。

    这不是说我要做什么疯狂的事,而是说,局面的发展,又一次超越了我自己构想的剧本。是,我应该凶神恶煞的阻止她这种小女孩的“胡闹”行为,大概只有小学生才会认为,打屁股是一种最严重的惩罚吧。我想打璐璐?我想奸璐璐?

    我想杀璐璐?我怎么想,就怎么做呗。我应该继续让我胸膛里的怒火和欲望尽情的发泄出来,对璐璐拳打脚踢或者奸玩淫辱……而不是被这个混血小女生牵着鼻子走。

    但是……我做不到。

    那可是十一岁小女孩的连袜裤啊……还包着十一岁小女孩的小屁股呢。

    白色的,纯棉的,细腻的质地,一看就穿起来很舒服,而那雪白的面料上,还有闪闪亮的光泽,是一些织绣在上面的细细的银色的小兔子头像,可爱、顽皮;又有一种逼人的纯洁性感。

    连袜裤真是一种神奇的玩意,尤其是这种白色的连袜裤……成年女孩是怎么都不会这么穿的吧。那种绵软的一小团布料,居然会有那样顺贴的弹力,可以完全顺应着女孩子天然的曲线而变化。从脚掌,脚趾、脚踝、脚跟、小腿、膝盖、大腿,一直到翘起来的股瓣和三角地带……所有先天的弧度、骨骼、肉感、起伏,都可以包的浑然天成。不管小女孩有多少先天的玲珑可爱、稚嫩动人,连袜裤就能用雪白的棉料勾勒多少,一丝一毫也不会遗漏……。

    就比如说,小艾即使这么死死的并着两条纤细的长腿。但是她先天条件就是那么好,纤细的大腿和小腿,既不外扩,也不能内并,都有着应有的、细微的、缠绵的、还在发育中的肌肉的弧线变化,这使得她的大腿、小腿其实是无法完全的“并拢”的。在她的背后,看这她两条只有我手腕粗细的腿的夹缝中,有一个纤细的纺锤性的镂空部分,从阴部靠下呈一个倒三角地带,到膝盖,又开始镂空,然后到脚踝……虽然那镂空的所在,最粗的的部位也只不过能容纳一根手指,但是那种连绵的曲线变化,仿佛在诉说,上帝在制造这个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孩,并促成她开始发育时,是何等的精雕细琢。

    而她的小股儿……啊……那可爱的小屁股儿,还没有开始变成那种女人的“浑圆和展开”,而是很娇小的,几乎和小艾已经很纤细的腰肢一样宽度的一只青涩的水蜜桃一般。不宽,但是很高,饱满的高耸着两片我见犹怜的臀尖瓣瓣。

    我真的是太喜欢这种女孩小屁股的形状了,显得特别有生命力。这一点,也许是她们家的什么遗传基因。璐璐的小屁股,也是这一类型的,不宽不肥,却很高很翘,让人看了就想摸,想玩,想咬一口,想把鸡巴伸进去,让她的臀瓣来夹弄一下……但是相比较之下,璐璐毕竟已经是少女年华了,在圆润多汁和饱满肉感上,时候肯定更胜一筹的,让人看了,更多的是一种彻底的奸淫和侵犯她的玉股的冲动。但是小艾毕竟还小,发育还没有成熟,脂肪还来不及在她的臀部上诉说女人特有的绵软,更多的,是可爱的鼓鼓的两个小肉堆,更有生气,更有活力,让人更多的是想摸玩、欣赏……或者玷污。当然,不管是出于淫玩还是亲热的冲动,那种一看就是紧紧的肉肉包在纯棉的布料下的视觉冲击力,甚至仅仅是出于好奇测试一下幼女臀肉的弹力,都确实更让人有“拍打一下”的冲动。

    “啪……”。我居然神差鬼使的,真的如小艾说邀请的一样,在小艾雪白连袜裤包裹的小股包上拍了一下。

    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一个小女孩,叫我她打屁股,我就打了她的屁股?我是来扮演色狼强奸犯的。但是我这样……是不是也有点像个愣头青二傻子啊?。

    而我的手掌,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绵软和翘弹同时存在的肉感,伴随着连袜裤棉质舒服的布料的摩擦感……而小艾的小股儿,也应声而起,乖乖的泛起一阵阵可爱的颤抖的股浪,仿佛在向我献媚舞蹈。这种颤抖……更让她臀瓣夹的那条沟痕里的稚嫩春色在一个劲的躲闪、跳跃……如果小股儿会说话,她一定是想告诉我蕴藏在这个女孩体内的发育期的萝莉的全部私密纯洁吧。

    简直是瑶池仙景……。

    我这一下打的其实很轻。恐怕连璐璐、小艾都意识到了,这与其说是“惩罚性的殴打”,还不如说是赤裸裸的摸玩。

    “嗯……”。而小艾,也就着这轻轻的一打,发出了一声娇吟。

    我听得出,她要咬着嘴唇,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在发出的呜咽。明明打的不重,她又能在压抑什么呢?是这个小女孩,也感觉到了平生第一次的性羞耻么?她是不是能够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小学生不做作业打屁股的惩罚,而是是她平生第一次,拿自己的私密部位,来给男人……淫玩么?刚才的轻轻一下,其实就是对她这个绝对纯洁一尘不染萌芽未开的小女孩的第一次的玷污么?她也献上了自己的第一声娇羞呻吟么?。

    我从未想过,这个年纪的小女生的一声缠绵娇吟,会那么锥心刺骨,也许是因为小艾内心的凄楚和恐惧带来的,也许是夹杂着她的抽噎。总之……那一声嫩嫩的童音,让我的内心深处,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爬行一样的酥痒……。

    “啪、啪、啪……”。我又是三下……我想打重一点,我不想被小艾发现我已经完全沉沦在她小臀瓣的美色之中不可自拔,可是我做不到,这哪里是打,根本就是婆娑、逗弄……。

    那翘弹的股肉儿,却依旧乖乖的、忠实的反应着主人的幼嫩体质,乖乖的为我继续着美艳的跳跃抖动的舞蹈。

    天啊,我几乎已经要产生错觉,感觉到那小屁股儿已经不是在被我拍打,而是在拥有生命向我哀耻的挑衅了:我漂亮么?请继续打我吧。请继续玩我吧。请继续……奸我吧。请向我的主人要更多的我吧……。

    我被这种错觉所勾引着,喘息着,居然真的开口,似乎是还想装冷漠和凶恶,其实连我自己都听出来,我说出口的命令,更多的是急促的喘息和颤抖的欲望:“这样打不爽……自己脱了裤子,再给我打……”。

    小艾的身体激灵灵的一阵颤抖,轻轻的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她眼眶里都是泪汪汪的,果然咬着嘴唇,但是……她居然都没有跟我讨价还价,说一些诸如“我脱裤裤,你就要答应我……什么什么”之类的。她居然只是犹豫着挣扎了一下。

    就从自己的腰间,又把快要掉下来的长幅T 恤下摆,再抬高一下……裸露出她雪雪白,简直怀疑看一眼都会看化的腰间赤裸肌肤。她居然拎着那连袜裤的皮筋边缘,狠狠心……把连裤袜就这么贴体,脱了下去……一直撩到膝盖。连雪白粉嫩,却纤细的不像话,简直像两根白葱一样的粉白大腿都裸露了出来。

    天……天知道这个小女孩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我昨天逼璐璐脱裤子,都没有这么顺遂。

    然后,我就看见了……一条小巧得夸张的粉红色的卡通内裤。天啊,那是很纤薄的纯棉粉红色小内裤,而且是低腰的,却设计成仿佛一条灵动的长方形那样的款式,包着小艾那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可爱的爆炸的小肉股。而最为体现小女孩才有的风格的,是那小裤裤的股包的一侧,还纹绣了一款可爱的卡通笑脸,还是侧面的那种,卡在小女孩的屁股上,像一个小脸蛋。

    我真的是没见过世面,我心目中的女孩子的内裤,要么就是那种全包臀的高腰内裤,要么就是细细的三角裤,我真的没想到,这种设计成长方形的,勾腰包臀,可以勾出少女的私密妩媚,又有几分纯洁娇嫩的低腰内裤,会如此的可爱。

    何况……还有这么俏皮的笑脸图案?。

    我知道……这是小幼女的小内裤,是理论上绝对不会给男人看到的风情,这才是少女终极的秘密,是她们的身体还没有发育成熟时,就有的娇羞和美丽……但是,没有男人有权力看到,永远,只是属于女孩自己。

    只不过这一次,有所不同。给我看到了,而且是乖乖的,故意的翘的高高的,给我看。给我观赏,甚至是在求我看,求我观赏,求我摸玩,求我殴打,求我淫辱,求我玷污,求我糟蹋,求我奸玩……。

    想想也有点真奇怪……我相信小艾应该也有很多条小幼女的内裤。应该也有不少纯色的、款式更加简单,意蕴更加幼稚的……她这条内裤是昨天晚上还是今天早上换上去的吧?那么精致可爱、甚至多少有点性感迷人的内裤……她为什么会在房间里有一个明显的“强奸犯叔叔”的情况下选来穿呢?。

    难道说,这个粉嫩的小精灵,已经有了预感,今天,会是她给男人看身体、玩身体、甚至奸身体的第一次么?女孩爱美的本能,让她忍不住在潜意识的无奈中选择让自己的贴身衣物,在自己随时可能失身被奸的时候,尽可能的漂亮可爱么?。

    她这条小内裤上最醒目的,还是一侧屁股上,斜斜的卡通笑脸……那笑脸,是那么的可爱调皮,那么的诱惑动人,我所有的戾气和愤怒,其实到这会儿,已经被这笑脸彻底的压了下去。

    更何况,脱到只有内裤时,我又看到了新的风景:因为只有内裤的保护了,我已经可以看到,除了小艾鼓鼓弹弹的小股肉之外的,更加迷人的风景。是她的两片股肉最下沿,一直到她的裆部,有一团隐隐约约的,被她的小内内裆部最浓重的布料遮挡的肉肉团,稍稍鼓起来一些些。小艾的两条大腿之间,之所以有一条可爱的镂空缝隙,除了她大腿实在太纤细之外,主要就是因为这团若隐若现的小肉肉。

    那……是小艾的小幼穴吧?。

    我还在一秒都不肯移开目光的观赏小艾的小内裤的时候,小艾已经开始摩挲自己那条小内裤的边缘,看来,她还真是比她小阿姨更要果决,她已经决定,为了哀求我“不要杀掉她小阿姨”,她要绝对的遵从我的命令,彻底的脱光所有的,让我看到她的赤裸裸的小幼臀的全部风光么?。

    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么?。

    我承认,我的内心很矛盾……一方面,我是禽兽,我很想看看小艾的臀肉,看看小艾的估计像刚刚剥开壳的白煮鸡蛋一样的屁股,我也很想看看小艾夹着的肉肉的那一条小缝。

    但是另一方面,我也有点“禽兽不如”,明明是我自己要求的,我却甚至有点想喝止她……我甚至有点想抱紧这个勇敢的小萝莉,告诉她,我不会杀死她小阿姨的,她不用献上自己其实最珍贵的东西,来供我这个卑鄙的强奸犯、闯入的入侵者来享用。

    我不配……。

    “等等,等一下……”。一声带着哭音的、踌躇的娇喘,响起在我的耳边。

    是在一旁的璐璐……本来小艾撅起屁股给我玩,她已经根本不敢说什么。她已经明白,这样程度的淫玩,已经是小艾今天必须承受的,根本只能算是开胃菜。

    她只是咬着嘴唇、闭着眼睛,轻轻把头别过去,不忍心去看自己心爱的外甥女第一次给男人打屁股的悲惨场景。

    等到我命令小艾再脱,而小艾脱掉了她的连裤袜,然后,又开始脱她唯一剩下的小内内的时候,痛苦、羞耻、绝望、哀伤,逼着璐璐又开口阻止了。

    其实,这会儿,我倒很高兴璐璐能开口说话。因为我本来已经快要失神了,是璐璐的这一声抽噎,让我找回了一些神智,反正她已经根本无力阻止我要做的任何举动。我可以冷冷的,继续找回一些尊严,用我的威胁,来控制快要失控的局面。

    “等什么?”对着璐璐,我可以让自己表现的冷冷的,气呼呼的责问:“我都说了,打的不爽,要直接打到肉肉上。怎么了?还是你又要耍什么花样……哼……还是说,你家的小公主的小屁股太干净,太纯洁了?你石头哥太肮脏,太下流……不可以给我看?”。

    哪知道,也许是小艾勇敢的举动,给了璐璐某种启示和勇气。璐璐没有和我无聊的回嘴或者哀求,而是摇了摇头,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稍稍把小艾的身体挪开了一些。

    “不是……”。她呢呶着,脸蛋已经红得不堪,好像有话要说,又怕我生气“……”。我看着她,示意她有话就说。

    她无比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又无比怜惜的看看小艾,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复杂的表情,颤颤巍巍的开口:“石头哥,从头到尾都是璐璐的错。我现在……也不敢求你什么。璐璐……其实身上已经什么地方都给石头哥看过了,说起来……已经是石头哥的人了。

    现在……嗯……让小艾是替璐璐受罚。她……虽然小,也是女生。石头哥既然喜欢,那么给石头哥……嗯……看身体、打屁股,只要石头哥高兴,嗯……呜呜……也就是小艾命苦。我会劝小艾听话的,小艾也一向听话的。但是璐璐,不忍心让小艾一个人受罚。石头哥……你要是……要是……还想要打女孩子屁股出气……就请石头哥……也,也……一起打璐璐的屁股吧。这是……璐璐……心甘情愿的”。

    她居然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转过身体,咬着牙,闭着眼,伏下脑袋,让自己满头的秀发披下来。我几乎都能感受到,她浑身上下散反出来的痛苦、绝望中,也有着某种毅然决然。虽然被外甥女看着她耻辱的模样,可能是她此生最痛苦的一刻。但是小艾不是也正在承受不可承受的羞辱么?璐璐伏在地上,撅着臀部,捏着小艾肉瓣一样的小手,仿佛在彼此鼓励,给着勇气,她就和小艾一样,呈现一个“跪撅”着的姿态,背对着我,跪在小艾的身边。而那更加性感火辣的红色蕾丝内裤包着的又一面少女白玉雪臀,就鼓鼓的翘在我的面前了。

    我又是一呆。

    她们这一对小阿姨和小外甥女,真是……心有灵犀。我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可能是小艾的举动提醒了璐璐。璐璐……这也不仅仅是在哀求我打她的屁股,她……也是在色诱我。

    她希望用这个动作,唤起我对她身体的渴望。毕竟……那才是我魂牵梦绕的最初的欲望。她是希望我能够重新燃起奸淫她的念头。这个念头……不仅可以把我的注意力从小艾身上移开,也是进一步缓和我的情绪,为她和小艾的生命寻找契机和安全保障……甚至也许进一步揣摩一下璐璐的心思,和璐璐今天上午的行为。对,她虽然还是个懵懂处女,但是已经有相当的性知识了,从昨天开始,到今天,尤其是今天上午在她姐姐房间里对我的“侍奉”,她眼下的策略,其实说白了就是:让我反复的射精,一直到射到我对那种事意兴阑珊或者短期内彻底满足,以此来形成对小艾的童贞一点点最后的、可怜的、脆弱的保护。

    我想冷笑,嘲弄一下这种弱者的挣扎……但是到了这会儿,我的内心深处,更多的是……感慨,甚至有点灰心和羞愧。

    而我的眼前……璐璐撅起的雪臀,却又是另一番美景。

    小艾穿的是卡通内裤,但是毕竟是小幼女内裤,更多是可爱风格,并不是为了在房间里增添男人的兴趣而设计的;但是璐璐身上的……却是她姐姐的一条蕾丝半透明内裤,那精致细巧的纹路、配饰,每一处都在诉说着性和爱,其实根本不用来遮掩女人的耻部;而璐璐这么撅起她可爱的小屁股来,对着我……比起小艾到底没有发育的那种童真,多的是少女才有的水汪汪、娇滴滴的诱惑。

    和小艾那种包臀的设计不同,那条蕾丝内裤设计上是非常节约布料的,璐璐那浑圆的,雪白的臀肉,至少有四分之三其实根本就是赤裸在外面。我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璐璐臀瓣上的毛孔、静脉……而那一小条红色的绸缎护裆,已经被璐璐拧成了一条绳状,抠着璐璐的臀沟,在她白玉一样的股肉里轻轻的夹着,我甚至可以看到璐璐那朵漂亮的小菊花附近的一点点粉垢,甚至连小菊花的可爱放射性褶皱都能看到。而璐璐那光洁、芳香、饱满、多汁的阴唇,更是很诱惑的包在红色的布料里,她撅着的姿态,让她的阴唇,其实是以另一种姿势面对着我再送上春色,而上面非常清晰的,有着深红的水泽……那当然是上午璐璐为我提供性服务时留下的激情痕迹。

    那朵阴唇,如同一朵花儿,在微微的开合,娇嫩的内唇都已经在微微的翻开……即使已经被淫玩了那么多次,那种娇羞的开合收缩,腼腆的躲闪腾挪……依旧是在诉说这个处女想守护贞节却已经不得不接受在青春少女的年纪,就要被彻底的奸辱玩弄的哀羞命运。而她,另一方面,却不得不努力在拱起她羞涩的小屁股,哀求我……哀求我用尽一起手段去羞辱她、玷污她、奸淫她。

    “啪……”。我在璐璐的屁股上也拍了下去,用的气力,比打小艾要重一些。

    璐璐的雪一样的臀瓣上,立刻泛起一道红痕,那颜色很漂亮,却也好像激发了她臀瓣里的另类春情。她也用一声“啊……”。婉转缠绵的痛吟,来回馈我的淫辱。

    我能听出来,那也不是疼痛,我打得声音很响,但是不是最疼的那种,那是刻骨铭心的羞辱。

    和十一岁小女孩,还可以把打屁股理解成“正常的惩罚”来自我安慰不同。

    璐璐已经十七岁了,已经是含苞欲放的年纪,纯洁如水,玲珑如玉,论身体都是珍贵爱惜。在自己的外甥女面前,和自己的外甥女跪在一起,用最羞耻的姿态,承受着成年人不应该承受的羞辱,被一个男人打少女最珍贵的屁股,而且是求着被打,对于璐璐来说,大概是人格最痛的沦丧吧,她今后永远都没办法再在自己的小外甥女面前抬起头来吧。

    这就是两人世界,和有第三者在场的截然不同。

    但我也被璐璐的呻吟,成功的挑起了这样折磨她、糟蹋她、淫玩她的欲望。

    “啪……”。又一下。娇臀雪浪、颤酥弹滑、繁花绽放、钟磬娇鸣……颜色好看,声音好听。璐璐本能的小小躲闪,依旧有着“啊……”。的一声耻叫。这一次,璐璐已经明显压抑了自己的喉咙,但是更多的羞愤,让她还是叫出声来……我甚至隐约听到了更加凄惨的哭声。

    我确实承认,小艾再怎么漂亮迷人,都太小了,太幼了,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爱怜疼惜,但是璐璐……这如花一样的年纪,兼有着处女的童真可爱,和即将成熟的少女的火辣妩媚,对我有着不一样的吸引力。

    两个同样美丽、同样妩媚,同样在昨天之前都还一尘不染,从未给男生看到过的雪臀;也有着不一样的滋味,不一样的气息,不样的风格,穿着不一样的内裤,勒着不一样的臀肉,呈现着不一样的耻处……都乖乖的撅着,像陈列的商品在等待着挑选和临幸。而等来的,却是我的巴掌,脆响的耻打,钻心的凌辱,猥亵的淫玩。

    我想打哪个就打哪个,我想玩哪个就玩哪个。“啪……”。、“啪……”。我就像敲打什么组合架子鼓似的,在四片臀肉上,来回的淫玩拍打。我甚至童心起来,都敲出韵律的节奏来了。

    两个女孩被我辱玩的昏昏沉沉,当然感受不出来,其实到了这会儿,我的愤怒,已经基本上平息了,剩下的,全是浓浓的性趣而已。

    只不过,我对璐璐,总有着一些恼恨,所以我打璐璐的屁股,打的重一些,她的臀浪,也颤抖的更加的摇曳。而且小艾的内裤是包臀的,我的巴掌要打在内裤上,会显得更加可爱一些,声音也浑厚一些;璐璐的内裤是半包的,我的巴掌都会直接招呼到臀肉上,声音也脆亮一些。

    “啊……”。,“啊……”。,“嗯……”。,“嗯……”。而两个女孩,娇滴滴的幼嫩的哭喊耻声,就会伴随着我每一次的拍打,而给于我最完美的回应。

    到后来,她们似乎也意识到我非但不反感她们的哭声,反而很享受,就更加变成了此起彼伏的嚎啕哭泣。还有呻吟、喘息、抽噎、甚至还有口水声……连小艾都忍不住发出带着人生第一次春意的耻哭,带着浓浓的喘息,,真是美妙极了。

    “索……”。打小艾的手越来越轻,到后来,已经变成了轻柔的摸玩,我甚至实在忍不住,轻轻的刮了一下小艾的会阴。

    “啪……”。打璐璐的手,却在变换着节奏,那让雪白的臀瓣,不仅一次次泛起浪花,甚至到后来,已经从“红里透白”变成了一片酥红色。

    “说!!”。和上午一样,我一边打,一边只是喘息着说了一个字的命令,已经不需要向璐璐解释更多,我要她说什么……。

    小艾还在这里……但是璐璐已经失去了哀求我让小艾回避的勇气。她可能知道,能不能保住小艾的童贞都已经谈不上,在这里让小艾听她这个小阿姨用淫语来侍奉我,算是一次足以摧毁童真幻想的性教育,已经是她和小艾逃脱不了的命运。而另一反面,这就是我对璐璐的终极羞辱。她的泪水又一次吧嗒吧嗒,大颗大颗的滴落下来,她也就干脆,跪在那里,拉着小艾的一只手掌,越来越疯狂的迎合着我。甚至我每打她的臀部一下,她因为疼痛,不由自主的缩一下小屁股,都会再主动的“撅”回来。

    这一次……她还真的像一只小狗狗。

    “呜呜……啊……请石头哥打璐璐的屁股。呜呜……好疼,好害羞……因为璐璐做错事了。应该惩罚,应该打”。

    “啪……”。又一下。我其实气早就消了,却装作依旧在搓火,打的璐璐的臀部已经在本能的收缩,跟着狞笑着质问她:“做错事?做错什么事了?”。

    “呜呜……璐璐逃跑,璐璐不听话……呜呜,璐璐答应了的……”。

    “啪……”。又一下,更是激烈,这一次我的指尖都已经打到璐璐的那朵小菊蕾上了。“不够味!不够!!!早上起来我说了什么?!你答应了什么?说啊……一点点说出来!!!当着你外甥女面,说,再说的不够味!!!哼……”。

    虽然我已经没有了杀掉璐璐的念头,但是对于这一点,我当然不会再给璐璐留任何的尊严,她必须当着小艾的面,说出最耻辱的语句,承认我对她贞操的所有权。我甚至要逼迫她用最淫荡的词语来形容这一切,还要当着小艾的面。

    璐璐当然明白,但是此时此刻,让她已经不顾一切了,在自己幼小稚嫩单薄的性知识和上午惨痛羞辱的记忆中,搜寻者词语,从昨天到今天受辱的经验中寻找着我的快感点,拼命的在说话,取悦我:“呜呜,是是!!!轻一点……璐璐不行了!!!呜呜……求求石头哥……轻一点!!!呜呜!!!璐璐说,璐璐说,呜呜……璐璐答应了……呜呜……陪石头哥睡觉……呜呜……不是不是……是答应了给石头哥奸身体,却因为害怕逃跑了。呜呜。璐璐错了,璐璐错了……璐璐不应该逃跑,璐璐是坏女生,璐璐说出来的没有做到。呜呜……璐璐答应了给石头哥奸身体,给石头哥操下面,操小妹妹……璐璐的处女膜,应该给石头哥捅破,好彻底的变成石头哥哥的小妹妹……还有,还有,还有……呜呜……璐璐本来答应了,这个周末,璐璐就是石头哥的小玩具、小性奴、小丫鬟、小猫小狗,要伺候石头哥。璐璐的身体,石头哥想要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穿着什么衣裳,用什么姿势,享用、奸污、糟蹋,都是石头哥的权力。璐璐应该好好的听话配合,因为璐璐答应过,璐璐不逃跑,不报警,要给石头哥主动、淫荡的服务,还要说下流的话给石头哥挺,宁可自己的身体都不要了,也要给石头哥玩到尽兴!!”。

    她越说越哭,哭声越来越大,到后来,已经哭的眼泪、鼻涕一摊子……人已经萎靡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可怜她的臀部,还依旧乖乖的撅着。

    “呜呜……璐璐后悔死了,璐璐错了,是璐璐自找的,也是璐璐……呜呜……害了小艾。石头哥本来已经答应了……只玩璐璐……呜呜……不弄伤小艾,不强奸小艾,还有……不弄伤我……呜呜……是我把一切呜呜……搞得一塌糊涂的……呜呜……石头哥……我错了……”。

    她居然说出来“强奸小艾”这样的话……这实在证明,她居然是真的投入了疯狂的情绪,她真的后悔了?她是不是已经觉得……事到如今,我又在这么猥亵小艾的小屁股,一定会忍不住奸污小艾的呢?她是不是已经只剩下为自己和小艾哀求“活下来”的念想呢?。

    ……我真的有那么残酷么?我竟然觉得舌头有点发苦……。

    而且……我已经好有半天,只是在玩璐璐的屁股,没有再继续侵犯小艾的屁股了。

    “别……别打了!!!好么?……石头哥哥?”小艾居然又开了口。她忍不住嘶哑着嗓子,哭着开口哀求我。她昨天是管我叫叔叔的,这会儿居然也学璐璐,管我叫起了石头哥哥。到底是小女孩,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懂得用亲热的称呼来缓和我的愤怒:“我小阿姨做的不对,她已经认错了。小艾什么都不要了,你打小艾吧,玩小艾吧,好不好?别打我小阿姨了……哇哇……”。

    小艾一开口,我更受不了了,何况这个小丫头虽然是顺口滑过,但是居然已经说出来“玩小艾吧”这样羞耻的话来,我甚至都有点不忍心去看她回应她了……再看璐璐的臀瓣上,全是一片片的红色淤痕,亏这是打屁股,要是打别的地方,都有点残酷了吧?。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

    璐璐趴在地上。其实打得并不重,但是那种在外甥女面前,和外甥女一起受辱的羞耻,却让她连哭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她觉着我半天没有了动作,转过头,满脸泪痕、有气无力的看着我,这一次,是仿佛真的很关注我的“心情”,居然到这会儿,细弱游丝的声音问出来的是:“石头哥……好一点没?”。

    可能是因为哭的没气力了,她问的……这么温柔,这么娇媚。当然……她最关心的,肯定还是我会不会“放过”小艾,但是毕竟,她问的话是,我,好一点没?。

    我都不知道,我该继续怎么她了……骂她两句?啐她两口?继续打她屁股?

    还是现在就挺起鸡巴……插进去?。

    我做了一个连我自己都觉得很荒谬的动作:我把小艾的连裤袜……拉了回去。

    重新盖上了她的小屁股。甚至温柔的拍了拍她的小屁股……示意她靠边。

    但是璐璐可能误会了,她背对着我,侧身,只是看到我的手掌在小艾的私密处举动……她可能决定,我终于要开始对小艾的侵犯了吧。

    “石头哥……”。璐璐依旧呢喃,无神的呢喃,眼泪滴答滴答的垂落。

    我心里一软,也是一荡……居然都开始觉得愧疚了。我忽然意识到,打屁股不是一种惩罚……其实更多的,是另一种性欲的表达罢了。我对璐璐,到了最后,居然还有那么多的爱怜么?或者说,更多的是一种摧残,又舍不得摧残,又很想摧残的纠结心理么?。

    “怎么?”我居然神差鬼使的回应了一声。

    “给……给……”。她声音很轻,很轻……但是这一次,好像不仅仅是因为被打伤了疼痛所致,她居然羞耻的不能自制。

    我看着她,等她说完。

    她似乎鼓足了勇气,咬了咬下唇,一狠心,虽然声音依旧很清,但是这一次,我听清楚了。

    “石头哥,给我……开苞吧”。

    “……”。这一句哀怨却也真诚的“邀请”,让我我那根其实多少有点疲软的肉棒,又跳了一下。

    璐璐无奈的闭了一下眼,眼泪更是像潮水一样涌出来,仿佛是万念俱焚,又仿佛是最后的挣扎,痴痴的说:“至于小艾……你就玩一下,别奸,好么?我一定让她学乖一些,多一些花样,给你玩到开心为止。要是……要是……呜呜……实在不行的话,你实在要奸她的话,呜呜……轻一点……好么?回头给她看医生,不要弄死她。好么?呜呜……她……她是个很乖的孩子啊……呜呜……或者,你把我们摆一块儿,你玩小艾,玩出火来了,最重的那几下……就拿璐璐发泄?好么?好么?好么?……璐璐求求你了……璐璐就算死了,也不会怪你的”。

    我的身体几乎震撼的颤抖了一下,我都差点别璐璐说哭了。这一次……虽然璐璐的声音的很轻,但是听得出来,她很坚决……在已经没有任何筹码和我谈判的情况下,她已经完全的放弃了护贞甚至护命的念头,她是在真诚的哀求我……彻底的奸污她!尽情的淫玩她的身体来泄欲!而且……从昨天,到今天,她终于,亲口说出了,她一直在内心深处最担忧的事情,就是我对小艾的侵犯。而这一次,她已经卑微到,只是恳求我“别奸”,她都当着小艾的面,在说“我一定让她学乖一些,多一些花样,给你玩到开心为止”。那对于她,对于小艾,对于她们这一家人,作为女孩的纯洁和尊严,是终于践踏到底的羞辱了吧。甚至……她还是觉得我不会就此罢休的,都已经可怜到提出“实在不行的话,你实在要奸她的话,呜呜……轻一点……好么?回头给她看医生,不要弄死她”。、“你把我们摆一块儿,你玩小艾,玩出火来了,最重的那几下……就拿璐璐发泄”这样……已经悲惨、荒淫到不堪的话来。

    一边的小艾,羞得面红耳赤,“哇”的一声痛哭,抱紧了璐璐……却什么都不敢说。

    是,璐璐的“哀求”,很诱人,她为我描绘的画面,更是让我心潮起伏。

    一个十七岁的处女高中生,亲口羞耻的指导一个十一岁的漂亮小幼女,为我提供各种性服务,玩各种“花样”,让我各种开心满足。然后,赤身裸体躺在我面前,被我淫玩,被我凌辱,被我折磨幼嫩到不堪的奶子和小穴,我插弄两个人的蜜穴,摧毁两个人的童贞,甚至一直插到小艾的小嫩穴鲜血横飞,只是为了留下她幼小的生命,最重的几下……再回过头去,插刚刚被夺贞破身开苞的璐璐的蜜壶?。

    璐璐为了保护小艾……什么肯做吧。反过来,小艾为了保护,也什么都肯做吧。我总觉得,就算是小阿姨和外甥女,她们的关系……也未免太羁绊了一些。

    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种锥心刺骨的痛楚,一片自惭形秽的心灰意懒……可能更多的还是璐璐这幅柔软可怜的模样,激发起我最初对她的念想吧。我一把抓住璐璐的胳膊,把她半拖了起来,我的声音,想装出凶恶冷漠,但是好像也没那么凶恶,反而带上了三分的无奈苦笑:“说什么呢?谁说我要强奸小艾了?谁说我要弄死你们了?我来这里,是来强奸你的,是你,懂么?没别人的事……”。

    璐璐愣了……呆呆的,不解的,甚至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早上说的三个条件,还作数。周一凌晨我就走!咱们……还有……30个小时吧”。

    我的口气,淡的像白开水。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望拘禁》,方便以后阅读绝望拘禁【绝望拘禁】第20回:打屁股不是惩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望拘禁【绝望拘禁】第20回:打屁股不是惩罚并对绝望拘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